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9年03月21日 / Category:时政 / Views:38 / Comments:0

14个月,60%的上市旅游公司高管换工作
除了传统原因外,业绩疲劳和实际控制人员的变动也是一些上市公司高管辞职的主要原因

 14个月,60%的旅游公司高管上市变化 时政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2月到2019年2月,29家A股上市旅游公司中有18家发布了行政通知,占62%。在18家公司中,约61%的公司拥有4名以上的员工,7家公司拥有5名以上的员工。封面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王元正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9年2月20日到2019年2月,在A股上市旅游公司上市的29家公司中,有18家公布了高级管理人员离职的公告,占62%。在18家公司中,约61%的公司拥有4名以上的员工,7家公司拥有5名以上的员工。其中,三条特殊索道的七名高管辞职,三人离开三乡。

根据披露的公告,大多数上市公司的高管已经辞职,除了到期,年龄,身体和其他个人原因,主要是由于工作转移,个人原因和其他常规原因。金邦咨询创始人魏长仁指出,也有一些上市公司董事长因特殊原因不得不离职,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或高级管理层主要领导层变更,内部相关职位负责人,“抱团”辞职等。

注:根据相关公告,上述数据中提到的“辞职”包括辞去原职位并在公司担任新职务。这种情况较少。

三条特殊的索道:7名高管改变了职责,两人完全“完全”了。

2月20日,武汉桑特索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特索道”)再次宣布高管辞职公告。该公司副总裁明华于2019年2月20日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股份,并未持有公司股票。据公开资料显示,明华出生于1967年,曾任武汉高科国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兼资产运营部门和产业发展部部长。2016年,他担任副总裁。三条特殊索道,他的任期于2020年3月7日到期。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4月以来,已有7家公司高管在过去10个月内从三条特种索道中辞职。 4月3日,公司前职工监事肖和平辞职; 11月21日,公司前总裁郑文钊,公司前首席运营官张泉,公司前任首席技术官邓勇,公司前任主管兼监事,傅杨辞职; 24日,公司前董事会秘书王浩辞职。然而,只有明华还辞去了三条特别索道和控股公司的职务。

根据三条特殊索道发布的公告,除因年龄原因辞去公司职工监事的职工监事肖和平外,2018年至2019年仅有两人辞职,未继续担任其他公司在三条特殊的索道上。

虽然执行团队的工作变化更加密集,但在许多经纪人和分析师看来,三条特殊索道在2018年继续剥离亏损资产,实现了公司亏损的利润,是一家整体绩效导向型企业。

峨眉山A:4名高管在实际控制人员变更前后辞职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到2019年2月,29家A股上市旅游公司和18家公司有行政辞职公告,占62%。现有高级管理人员69人,董事,独立董事26人,副总经理,副总经理15人。

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认为,2018年国内上市公司高管人员流动率较高。张驰认为,在快速发展的行业中,就业机会很大,注定行业人员流动量大,这是正常的。旅游业每年保持30%-40%的快速增长。经验丰富的人才自然短缺,行业之间会出现相互挖掘和跳跃的现象。一个普通的公司必须有一群人。如果没有人流,就没有新的血液可以加入,但这对公司来说并不好。

根据披露的公告,大部分上市公司的高管已经辞职,主要是因工作调动,个人原因和其他常规原因。实力咨询创始人魏长仁指出,也有一些上市公司高管因为实际控制人员的变动,或者说管理团队的主要领导已经发生了变化,许多高管都离开了公司。

峨眉山A的辞职高潮发生在实际控制人从峨眉山风景区管理委员会改为乐山市国资委之前和之后。根据公告,去年4月24日,由于工作需要,公司前副总经理刘道友,财务总监李卓苓和人力资源总监周光云辞职。与此同时,新的任命也被释放。 5月15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员发生了变化。 5月18日,公司前总经理邹志明辞职,公司聘请郑文武担任公司总经理。

三湘印象:表现较弱,“观看印象”未达到预期效果

张驰指出,仍有一些上市公司的经常性执行变动往往源于业绩下滑的压力。拥有超过7名员工,国家旅游协会,三湘印象和* ST西藏旅游的高管人员流动率高的大部分原因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三湘印象公告从2018年到现在,“新京报”记者发现,该公司总经理和董事会秘书在过去一年中已经两次改变。 2018年5月至6月,原副总经理兼公司秘书徐宇和公司前总经理徐文智辞职。新任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罗晓曦于2018年12月18日重新签约。2019年1月3日,被任命为公司董事长的徐文智也担任公司总经理。 。此外,在去年6月15日发布的公告中,共有5人因工作变动辞职,其中包括公司前董事长黄辉和公司实际控制人。

魏长仁告诉“新京报”记者,在过去的一年里,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许多业绩不佳,股本承诺较高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辞职。在三湘的印象中,更多高管出现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近年来的表现一直很弱。

三湘印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印象收入下降至2337.8万元,净利润下降至1926.7万元。收入和净利润都是“腰围”。作为文化旅游区三湘印象最重要的布局,冠翔并没有达到提升业绩的预期效果,但已经拖累了三湘印象的转型和发展。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仍以房地产项目为主,但从2018年的业绩预测来看,房地产行业正在下滑,无法弥补公司的亏损。

中国旅游联合会,* ST西藏:双重打击高管离开

中国旅游联合会和* ST西藏高管的频繁变动不仅是由于业绩损失的压力,而且也是2018年实际控制人员的变化。* ST西藏大队于7月10日宣布实际控制人员改为实际新能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副董事长王玉锁,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高存岩,石周云董事长兼总经理欧阳旭等6人已宣布离任。

虽然存在业绩压力,但从2018年的业绩预测来看,* ST西藏是业绩盈利预测。这主要是因为,根据规定,如果2018年再次出现亏损,已经封锁的西藏旅游业将被暂停。由于壳牌保护的压力,通过出售酒店资产,利用闲置的自有资金和闲置资金筹集等,最终实现了2000万元的利润,壳成功。

魏长仁表示,出售唐山温泉的主营业务,中国证监会否决了全国旅游协会的重大资产重组和* ST西藏旅的五个预期酒店资产的销售,改变了实际控制人后,主要是壳牌公司。接下来,中国旅游联合会的新实际控制人可将其优质资产投入中国国家旅游协会上市,* ST藏旅的新实际控制人员将列入国家旅游项目。高质量的资产被加载到其中并列出。

本版编写/新京报记者王珍珍